关于树洞发展的一些解释与愿景

发布于 2020-10-17  194 次阅读


这两次会议沟通情绪都有些激烈,很抱歉给热心的你们心理上造成了严重的不适感,真的特别抱歉。

我无意于伤害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坏人。我希望能让每一个参与到树洞的人,能享受参与的过程,但囿于能力,不能照顾到更多方面,深感愧疚,也只能在未来设置方面做些计划。

物质奖励精神化,这是为工作者们认证付出的机制,实现有困难,所以有可能工作者在树洞的付出并不会被直观的表现出来。包括规划的任务认领平台,有可能也需要时间精力,甚至项目根本发展不到那一步。

我在这个群里,年龄阅历等各方面应该都是倒数第一,没有提供给大家一个让自己愉悦的付出平台,已心有愧疚,更不敢教育教训任何人。

反馈的问题,都已经听到,并进行了评估。作为一个兴趣式的项目,我在树洞方面的思考比较多,在评估后觉得欠妥,或许拒绝的有些太快,显得很草率,但还请相信,我的行为是基于树洞的定位,没有针对任何人。结果的取舍不存在对错,只是角度判断的问题。没有批判的意思,如果言辞激烈到感觉到被冒犯,再次说声抱歉。

因此,我强烈的建议,大家再审视下,现在的树洞还是不是自己想要打造的树洞,我这个人,还是不是那个想要一起做事情的那个人。

都是义务工作者,但作为组长,的确担负了一些责任,你们受累了。算是发起者的我,我有责任掌舵,让它在始终保持着我觉得应该的航道:聚集更多人,让更多人能够释放温度温暖别人,并且也会被这种环境所回馈。

但,同一个人不同时间的观点都不是特别的一致,何况文化环境相差很多的人呢?我不止一遍说过,包括最初的时候,如果树洞让你感到累的时候,那就是退出树洞的最好时机。树洞曾有个设想叫树洞史记,现在规划放到了个人设置里的树洞时刻,会记录后永不改动,记录曾经的贡献者。目前还没成型。

我很喜欢魁拔这部作品,海问香的人生意义就是“做这个人的战士,和他一起经历失败。”树洞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追求,哪怕它注定要失败。这也是为什么,我多次在讲述我的观点,我是真的想做这个事情。也请大家问心一下,这样问几遍,保持不变的就是要坚持下去的。并且,不会特别感到不适。

对于想要加入树洞的任何一个人,我都是比较开诚布公,关于树洞的思路和想法没有任何隐瞒的,或许他们之中有一些了解进度的。我们的外包,他就做了一个树洞类产品,功能方面几乎雷同。

刚开始我是有些生气,但是最后就看开了,不就是做树洞吗?当初如果有合适的树洞,我就不会废这么大力气做这个了。就是找不到符合心目中树洞的产品,才有了现在的树洞。越多同类产品,不就意味着这个社会更好了吗?但是,不是特别相信他们最终能坚持本心。所以,树洞,还会继续做下去,哪怕前途无亮。

身份对等与契约精神,是我在处事中遵循的两个准则。对等的身份才更容易交流,拥有契约精神才不会有摩擦。是我率先没有达成契约,最初的许多许诺都未能实现,也给各位带来了很多困扰,真的特别抱歉。所以今后的工作中,我将更严谨地许诺。

我真心希望,能和更多人一起做有意义的事情,尤其是你们。但,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因为一种精神追求而精疲力尽。所以,这一段时间我也在思考如何能提高效率,让大家能点与点沟通,不受情绪波动理解偏差所影响。甚至,准备自费外援先把产品搭好,包括任务认领系统。但,费用的确远超兴趣所能承担的数倍,所以接下来还需要用爱发电。

这种不求回报的义务工作,本身就应该靠兴趣和自觉驱动对不对?但是,制度才是高效运转的保障。我不喜欢自己的热血和兴趣成为我的包袱,之前的一元提醒制,就是用来克服这样的人性弱点的。试想一下,近期的我们,会议不准时平时协作也没怎么互动,是不是逐步把我们的热血的感兴趣的事情,演变成了包袱?

所以,有计划在产品打磨相对成熟后与全员再进行一遍沟通,会有相对规范的管理制度,奖惩会比较明确,没有精力参与进来的,会劝退,进入一个树洞茶馆的大群。就像海问香的那些一天的朋友,一天之后变成了朋友不是朋友,敌人不是敌人,是最让人感到不适的。不再是树洞工作者,他们便不必与最初的自己做对比,也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舒服。选择留下来的,会一起去塑造一个新的氛围,去迎接即将加入进来的热心小伙伴。

跟着前公司,参加过几期狮子会的活动,他们对规范外的要求并不高。所以,基于身份对等与契约精神,今后树洞工作者的管理办法也会依此执行。条例之外,概不过问。条例之内,严格执行。

对于树洞,现阶段的目标是非商业APP。未来的树洞希望能成为一个非商业组织,有严苛的管理章程,能够随着历史变迁而进化。七个人的核心群组,希望能够思想一致,步调同频。希望所有树洞工作者们名字,能在树洞时刻上,随着树洞的进化而被永久性记载。

通过《dream it possible》成为华为关注者之一,任正非的很多观点我特别认可,以至于自己的一些行为,也在追随他们。也是关注华为,思想和行为得到了很多的启发和鼓励。德安说,我是想搞一个宗教,我是想当教主。虽然我的阴暗面也很阴暗,但我还是渴望能贡献点光亮。小偷就不能指责警察的错误吗?我觉得能。其实,我只是在想,百年人生,能不能留下点东西,这样也不枉人世间一遭。

这或许是我的痴念,到头来不过拜拜忙活一场,但我会继续下去。树洞的推动工作或许很慢,甚至是会暂停乃至回滚,但绝不会终止。我希望能遇到同行的人,你们已经伴我走了一截,我希望能继续,你们呢?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酸菜熊


熬夜重度惯犯,也是独一无二的普通人。
研究命理的心理学爱好者、冒牌程序员、半个SOHO斜杠
《魁拔》业余宣传官、已经躺平的中老男人
王者荣耀里的王者,斗地主里被斗的地主
半个域名投资人、注册了一堆商标的空想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