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诸事不宜,宜社交

发布于 2021-08-16  142 次阅读


超市买了些面包辣条和粥有关的食物,走到海边时,今天的温度和风级刚好合适,一股慕名的悲伤汹涌而至。

很久很久的一段时间,仿佛喜怒哀乐,只剩下个哀。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称得上开心,也没有愤怒和喜欢。

耳边嘈杂的音乐,沙滩车的轰鸣,烟花绽放的声音,还有一些人的呼喊,而我就像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看着听着这些似乎也毫不相干的事情。

偶尔一阵风吹来烧烤的美味,也有烟火燃尽的味道,虽然各种声响,依然能听到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有人说,海浪声疗愈悲伤,或许不对我这个症状吧。

孔明灯摇摇摆摆地升空,不知道何人许下了什么愿,又将会以怎么样状态去实践。记得有段时间,我对未来的规划明晰且强烈,远离职场后才发现,好像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一切都可以将就。

不止一次的和人说,人是群居生物,无论是身还是心,都应该维持一定程度的社交行为。可到自己这里,好像一个贪杯的酒鬼,虽知饮酒不利身体,可仿佛已经中毒太深,唯有饮鸩止渴。

或许,的确是到了该变的时候了吧,是时候离开这个人来人往的海边小镇了吧,还有三个多月,可三个月后呢,又该去哪。

一直羡慕那些心有所属的人,精神有了立足之地,便可随处腾空而起。可,好像是我事多,仿佛没有什么能让我做虔诚的信徒。

近三五个月,喝了前半生百分之八十的酒量,依然排斥酒的味道,可好像已对微醉的感觉产生了依赖。近期又在想一个名词,叫候屿。是等候的岛屿,还是候鸟歇脚的地方呢?算是作为这个词汇的创造者吧,应该来说是商标的申请者,我依然不确定了。

之前得闲,会追动漫,搜刮音乐,翻阅经典的作品,偶尔也会看纸质的书。好像,这些行为都失效了。曾经一个客户,走到了和我雷同的状态里,我建议她去旅行,去嗨皮,去酒吧蹦迪,去冲浪,去登山,去高山蹦迪,而我,好像对这些也都丧失了欲望。

忽然有些惧怕未来的日子,然后发现,爱思考和安静,有时候并不是好的生活习惯。虽然我清楚的知晓,有可能过两天我就能从这种状态中跳出来。

羡慕那些,有一群狐朋狗友甚至是酒肉朋友的人,塑料的姐妹花友谊,不也挺好吗?

近半年左右吧,都在尝试追求“知己,顺心意”的生活准则,可以来说,也是在这个方向上进行着。处事的准则,也在遵循“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规则”这一原则,有时候渐渐发现,这样的人看起来好像很凉薄。

兜兜转转,好像从一个人签名看到的,“对所有的人以诚相待,同多数人和睦相处,和少数人常来常往,只跟一个亲密无间。”不就是我想要的处事准则吗?

十几年过去了,自以为自己在第五层,他人在第一层,原来自己在第一层,他人在第七层。只有发觉自己的可笑时,才会真正源自内心的尊重吧。

乱七八糟这么久,我发现情绪低落的时候,不宜读书,不宜追剧,不宜听歌,更不宜码字和工作,宜饮酒,宜蹦迪,宜一群人出去浪。

而我,宜在余生开一个酒馆或者咖啡或者民宿,当个安静的小老板,享受着自己的安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出世。

分享几张好看的天气吧: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酸菜熊


熬夜重度惯犯,也是独一无二的普通人。
研究命理的心理学爱好者、冒牌程序员、半个SOHO斜杠
《魁拔》业余宣传官、已经躺平的中老男人
王者荣耀里的王者,斗地主里被斗的地主
半个域名投资人、注册了一堆商标的空想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