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允许自己机理的假性死亡

发布于 2021-03-20  318 次阅读


当发现不同状态下的自己,会呈现不同的状态时,开始对自己相关的未来尽量不下确定性的推论。就像,一直比较难接受酒的味道,近期却尝了不少。没有那么的难以下咽,好像酒变得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一样。


或许,当体能与精力被消耗到一定程度之后,人就会没那么任性。写到这,突然担心自己未来会变成自己极其厌恶的样子。而想到对于这个进程,我无力掌控,又感到那么的无力。就像喝醉了之后,一切都可以无所谓不在乎,那么可怕可又那么真切。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买醉。

有一段时间,研究命理与探索人生的意义,得出的结论是,人的一生,不应该去追求无过,而是要做无悔的决定。因为无悔,所以对是对,错亦是对。知己,顺心意,才是唯一正确的人生方式。可这一刹那,我好像动摇了。不能静下心去知己,也不知此情此景下,何为顺心意。

任何生物,都是趋利而避害的。或许,此刻的鸵鸟行径,也是目前我的最优解。而在所谓的自我探索、剖析然后和解的过程中,好像真的找到了完美和解的方式。允许自己失败,允许自己堕落,甚至允许自己不是自己。好像,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会被自己所谅解,包括那些“不能谅解”。


至此,才发现,每日歌曲推荐,已经从之前的动感欧美旋律,变成了清一色华语。根据我的口味推荐,或许我的口味真的发生变化了吧,虽然会较多的下一首。允许自己机理的假性死亡,此刻或许可以徐醉。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酸菜熊


熬夜重度惯犯,也是独一无二的普通人。
研究命理的心理学爱好者、冒牌程序员、半个斜杠中年
《魁拔》业余宣传官、王者荣耀里的青铜,斗地主里被斗的地主
非职业域名投资人,不爱喝酒却喜徐醉的酒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