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挑战者出初具规模的时候,几乎就已经赢得了这场博弈。一方面取决于挑战者的勇敢和无畏,我觉得更多的是防御者的傲慢和偏见。就像微视,真的用心去思考了吗?


微视其实很早之前就出现了,早到当时没人会想到短视频能有今天。那时候网速也不算慢,但如今切换回3G才发现简直不能忍受。微视最终停止了运营,虽然能窥探到网速的加速和资费的下降,但却没跳出web的牢笼。微视之前的样子,还是基于web做的项目,适配手机端,也没能跳出空间、微博的框架。


抖音仿佛瞬间被引燃了,我觉得是受到了秒拍、美拍和papi酱的刺激,或许也有一部分灵感来自于国内视频社交先锋微视。扩张速度之快,硬生生在密不透风的围墙里寻得了一丝缝隙,然后发光发亮。当抖音已成燎原,微视才发现自己放弃的战场竟然如此的精彩,转身间已成汪洋。


新一代的短视频是抖音创造的,已经被打下了娱乐、燃的标签,甚至“抖音”这个词都已经成为了短视频的代名词。用户的潜意识对短视频的印象,差不多就是抖音这个样子,而快手、微视却在用“抖音货”去和抖音竞争,这不是自己烧钱为他人做嫁衣吗?我觉得快手和微视想要突破,甚至是但求自保,也应该去琢磨下用户对短视频是怎么看的,然后取个什么样的名字、传达什么样的态度、营造什么样的氛围、留存什么样的用户。抖音的核心是抖,那能不能取个和燃有关的词?和沸有关的词?是抖的升级版,更热血更沸腾,也就更吸引年轻群体。快手,我的感觉是随手拍然后上传分享,不太容易唤起情绪。微视则就更不太好说,定位是短小的视频,这个词太泛,甚至不能吸引哪怕是一个人。


微视有亲爹QQ、小叔QQ空间和干爹微信,自己团队本身也不差,是不是有一部分因为自己的傲慢和偏见,轻视了面前这个年前甚至是幼小的抖音?本以为自己正面杠都不会输,何况还有三位至亲的加持,且有QQ飞车、QQ炫舞、CF、英雄杀等堂哥的案例,自己怎么可能会败?他们没有想,这几款的成功是因为虽然后发,但市场还足够大,凭借强大的倒流可以重订秩序进而反杀。


于是,微视仿照着这个挑战者的样子整了下容,便以为万事大吉,可没有和利益直接相关的行为,在消费者面前,强大的背景真的是优势吗?很多时候,反而是劣势。抖音正如初生的牛犊,满腔热血不断的多吃饭强锻炼,于是就成了今天的局面。


没有人会和自己死磕,因此几乎所有的改革,都是需要借助外力的。短视频从一个产品到一个行业,微视已经被这个“行规”所限定了。我觉得微视团队现在每天在头疼的都是怎么在短视频的用户体验上做出巨大的改革,找出消费者潜伏在内心深处的需求。我觉得他们没有机会了,包括抖音在内,也不太会有机会了。已占领高地的抖音,将会风华绝代,持续扩大规模然后熬死包括微视在内的其他竞品。


至于短视频会被什么产品颠覆,恐怕谁也不知道,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巨头们都在焦虑的原因。焦虑并不是因为自己弱小,而是源自对自己所处地位的不安全感。


写到这,忽然就想说一个题外话。QQtlak,这个先出来的产品被很多人当作YY和IS的山寨品。还有一年,好像是国家一个权威的科技部门把年度最佳创新奖颁给了腾讯,然后被网友们各种冷嘲热讽。带有偏见,怎么才能看得见泰山。



非专业米农、打酱油站长、凑热闹网评、过保期网红

野路子品牌策划、工科男市场推广、纯业余企业规划


为什么我不看好微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酸菜熊):为什么我不看好微视


非专业米农、打酱油站长、凑热闹网评、过保期网红
野路子品牌策划、工科男市场推广
纯业余企业规划、被动型伪创业者
作为非专业玉米投资人,持有了一些域名作为建站储备
对于你的十分热爱,我的三分钟热度可以退让。